經此一“疫”旺天下,當知今日中國有這些“普通人”真好

  • 时间:
  • 浏览:11

  yǒng

  

  從甬從力

  力及所至生命勃發甬甬然也

  疫情當前,生死關頭,許多普通平凡的人表現出瞭令人敬佩的勇氣和擔當。他們的選擇一筆一劃寫出瞭一個又一個“仁”字和“勇”字,正如《論語》中所說,仁者必有勇。今日,且讓我們為這些“平凡者”畫一幅像,從中探究他們勇氣的來源。

  她,是一名普通的醫生……

  “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

  這是許多醫生在成為醫學生那一天的誓詞,在武漢,在湖北,他們用行動詮釋著當年的承諾。吉林支援湖北醫療隊成員閆冰迪也是其中的一員。正如她所說,對於傢庭,他們是兒女、是母親、是父親,但對於社會而言,他們是醫生。這是責任,也是義務。

  雖然口罩在臉上留下瞭“最美壓痕”,雖然長時間的高強度工作令人疲累不堪,但有許許多多人在和他們一起戰鬥!正如她日記中所寫,“在這場戰役中,有太多太多的人都在鼎力守護著這座城市……”

  德不孤,必有鄰!

  他,是一名普通的警察……

武漢軍運會新聞

  從警39年,年滿60周歲,高光華是湖北仙桃沙嘴派出所一名社區民警,本該光榮退休的他在疫情來臨後選擇瞭“疫情不退我不退”。

  白天巡查執勤,晚上在辦公室簡易的折疊椅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從確診病人的管控、入院患者的服務,到矛盾糾紛的調解、消防安全的排查、應急工作的處置……事無巨細,高光華都處理得井井有條。

  面對傢人的牽掛和擔憂,他笑著說“沒事,別看我60歲瞭,身體硬朗著呢!等疫情結束瞭,我再去帶孫子!”

  他,是一名普通的工人……

  2月16日,李海軍悄悄離開瞭他忙碌瞭數十個晝夜的武漢雷神山醫院建設工地。很少有人知道,這個貌不驚人的五旬漢子有個響當當的綽號——救災鐵人!從5·12汶川地震,到4·14玉樹地震,再到4·20雅安地震,他的救災足跡遍佈祖國大江蘇志燮趙恩靜結婚南北,救災榮譽證書就拿到瞭8本。

  身邊人都說:“哪裡有災難,哪裡就有李海軍。”

  當他得知武漢市決定建雷神山醫院時,正在四川做義工的他輾轉兩天兩夜抵達工地,加入電纜敷設工作的隊伍,連續奮戰13個日夜,“我多做一點,醫院就能早一刻建成,就能救更多的人。”

  他,是一名普通的志願者……

  “知道此行兇險,已抱必死之心,始明不懼之志。如果我命數至此死在瞭疫區,就把我的骨灰無菌處理後灑在長江裡,讓它漂回湖南。” 27歲長沙小夥鄭能量在朋友圈留下這樣的話語後,驅車趕赴“封城”的武漢死神高清下載,加入瞭志願者行列。每天接送需要幫助的人,奮戰十幾個小時,餓瞭就吃碗泡面,困瞭京東商城就在車上打個盹,深夜把車開到橋洞下,裹條毯lol子倒頭就睡。

  原本跟武漢沒有過任何牽連和關系的他為什麼這麼做呢?

  “我就是來報恩的。以前我傢裡條件比較困難,在讀大學的5年裡,得到瞭政府和社區源源不斷的關懷,還有學校的獎學金、助學金。現在,我願意把這些溫暖和真情傳遞給他人。”

  她,是一個普通的小飯館老板

  1月23日武漢封城後,陳紅梅的“小四川”連鎖餐廳關閉瞭其他幾處店面,唯獨保留瞭武漢市第六醫院附近的“小四川”繼續營業。陳紅梅說,“說不定可以幫上點忙,所有人都在撤退,但是大傢總要吃飯。”

  有一天,一份愛心訂單在外賣平臺上下瞭25份盒飯,送給附近武漢第六醫院的醫護人員。陳紅梅慶幸這個時候沒有“撤退”,有種“終於能使上勁兒”的感覺。

  他,是一名普通的醫療廢物處理人員……

  邢延廣是北京天壇醫院一名醫療廢物處理人員,別小看這個屬於後勤保障的崗位。試想一下,疫情之下,若是醫療廢物不進行安全處理,將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正因為如此,老邢從春節到現在都十分忙碌,工作起來更是走一趟就一身汗,一天身上要濕透好幾次。而且由於工作中存在一定感染風險,暫時不能回傢,也讓他錯過瞭和傢我朋友的老婆電影人一起慶祝自己生日的機會。

  那麼平日裡“膽小”的老邢對於這份“危險工作”會不會感到害怕呢?“誰不怕啊,平心而論我確實挺膽小的海賊王,傢人也不怎麼太支持我,但是我既然幹這工作瞭,我得堅持這一段時間把它堅持完瞭。”老邢說。

  他們,是三個普通的貨車司機……

  新冠肺炎疫情牽動著無數人的心,有人捐款,有人捐物,全國各地的愛心齊聚武漢。可東西怎麼運過去呢?李高峰、李崗、范志忠,三名來自內蒙古的普通貨車司機,決定發揮自己的“特長”。

  從北京到武漢,一路上,3人交替開車晝夜行駛1800餘公裡,一路沒休息,硬是吃著泡面穿越瞭大半個中國,把滿滿一車土豆、白蘿卜、圓白菜等33.5噸蔬菜送到。

  事後回憶起來,他們記住的並不是一路的辛勞,而是兩件“小事”。一件事是收費站的工作人員為他們豎瞭大拇指,還叮囑要註意安全。還有一件是當行至河南駐馬店時,車輛出現瞭問題,正在村口值勤的駐馬店遂平縣小魏莊村村支部書記魏道廣二話不說開始尋找會修車的村民,不到10分鐘,汽車修理工黃俊傑趕來修理好瞭車輛。

  他,是個普通的菜農……

  朱平生是廣西柳州市一個普普通通的菜農,和表兄弟共三人合作租種田地約80畝。當聽說武漢市各類物資短缺,與兄弟商量後,決定向疫區捐贈自傢種植的2萬斤西芹,市場價約為5萬元。

  為保證武漢市民吃上新鮮的菜,西芹需要在兩天內完成收割、分揀、打包。附近親友得知,紛紛趕來支援。朱平生說,“國傢有疫情,我們能夠奉獻一點就奉獻一點,我們也沒有什麼幫得到的,大傢有心的幫一點,有責任、有能力的就幫一點,祝患者平平安安的,早日出院。”

  他,是一名普通的社區工作者……

  “有很多居民上門來,我們一開始都有點懵,就是被他們罵,等他們解氣瞭,我們再來給他解釋,再來安撫他。”武漢市洪山區珞南街洪珞社區書記黃恒說。

  居民生活用品不足,他們要幫著采買;社區輕重癥患者的信息,要妥善登記;居民各種各樣的訴求,要逐個解決;相關的防疫管控措施,要不打折扣地落實……人力有窮盡,總有忙不過來的時候,所以有時候被埋怨甚至被罵幾句,也就成瞭再正常不過的事。

  非常時期的社區工作強度超乎想象。手拿兩部手機,守著一部座機,幾乎每天都要不停地接打電話。一直有腰椎間盤突出老毛病的黃恒有時候在工作中後腰疼得鉆心,幹脆就躺在辦公室地板上接打電話安排工作。他當然知道這個毛病需要靜養,可社區裡有9000多居民需要他……

  她,是一名普通的旅居美國的老華僑……

  葉細英,98歲,旅居美國舊金山多年的老華僑。

  當老人傢得知兒媳婦劉莉莎正在發動舊金山當地華僑華人為武漢捐款時,便說:“我也要捐款表達心意。”雖然兒媳表示自己和丈夫已經代表傢人捐款瞭,但是葉老太太還是堅持說:“我這幾天看瞭電視,情況很嚴重,那邊物資嚴重缺少,我也捐一點。”說罷便從內衣口袋裡面掏出一個小夾子,抽出裡面最大面額的100美金,遞給瞭兒媳婦。

  令人悲傷和遺憾的是,就在捐款後的第二天(2月1日),老人傢便在傢中仙逝瞭……

  他,是個普通的“歪果仁”

  “我是一名醫生,是溫州成就瞭現在的我,現在她需要我。”來自南非的佈雷特·林德爾·辛格(Brett Lyndall Singh)說。

  他的中文名字叫辛成樂,在溫州生活學習已有9年, 2016年成為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呼吸科的一名實習醫生。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辛成樂選擇與溫州醫護人員並肩作戰。他拍攝瞭抗疫預防知識、心理舒緩的系列宣傳視頻,利用自己個人好又多在線電影社交平臺上近20萬粉絲的人氣,宣傳防疫知識,並向全世界介紹中國特別是溫州的抗擊疫情經驗做法。

  “我認識的溫州人沒有退縮,他們每一個人都在戰鬥。”辛成樂說。

  其實,像這樣默默付出的平凡人還有很多,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做著不平凡的付出,讓我們戰勝病毒的信心更加堅定。

  感謝這些默默堅守和付出的平凡者,待到疫情消散,和親人來一個大大的擁抱,共同慶祝屬於自己的勝利。